当前位置首页主页 > 关于百家乐 >

行业资讯

百家乐是个很感性,也很诗情画意的人

时间:2017-05-19 12:54 来源:未知 点击次数:
    童伴
 
    百家乐周末回县城探望父母,赶巧住在老家的二姨也来妈家,我和二姨有几年没见了,平时总是念叨,现见她身体还算好,只是有些嬴弱,姨夫6年前过世,4个儿子也都各自成家,现在孤身自过,二姨生性开朗,健谈,从不哀叹自己的苦,和我一番问询后,就打开话匣子,话题一个接一个,都是关乎老家的物况人情,当聊到我当年要好的伙伴“东子”时,二姨说:去南方打工了,这些年他过得不怎么好,结婚、离婚、又结婚,三个孩子,家里几亩薄田根本不够用,所以就去了南方,每次回来都问我打听你呢。我的心情一下子黯淡下来,燃起一支烟,仰靠沙发上,长长吐出烟雾,母亲在厨房喊二姨过去帮忙,于是,我一边吸烟一边呆呆望着天花板,渐渐,童年时和东子一起的快乐时光断片缤纷呈现、、、
 
    我的故乡坐落辽河下游,那里地肥水美,一条河堤从村边迤逦横过,我和东子家紧靠村东头,住东西院,房前是芦塘,屋后依傍河坝,庭院周围种着阴翳森森的杨柳。东子家人丁兴旺兄弟姊妹8个,各个是好劳力,在“生产队”年代,人家那堪称是“名门望族”。我们俩家邻居多年相处和睦,我长东子2岁,按屯亲,他叫我二哥。东子家有条小渔船,农闲时,他父兄就下河打渔,平时就系泊坝下河汊内。我和东子有空就偷偷划船玩游。
 
    记得一个秋夜,月上梢头光风如水,我和东子相约爬到河坝上,居高凭望,疏疏落落的小村人家掩映月色里,清晰又朦胧;脚下河汊内,“野渡无人舟自横”,我俩不约而同蓦的升起一股冲动:去大河上看夜景,于是解缆登船,荡起双桨,缓缓向河心划去。
 
    河汊两边蒹葭苍苍,露珠在苇叶上泛着荧光,有万千蛩鸣;突然,一只夜宿的大鸟被我们惊起,‘扑棱棱’从苇丛间掠起,羽大如轮,瞬间又栖落不远处,我俩被惊出一身冷汗,定定神,继续向前划去。
 
    大约一刻钟,小船划出河汊,顿时,一幅壮美画面恢弘呈现:“江天一色无纤尘,百家乐皎皎空中孤月轮”,钢蓝色天幕上斜挂一轮皓月,仿佛就在头顶;河面无比开阔,河水静静流淌,水汽氤氲,如雾似霰,偶尔有鱼儿跃出水面,泛起阵阵涟漪,须臾又镜净波平;两岸黑黝黝的芦荡连绵起伏,好似‘踊跃的铁的兽脊似的’;静影沉璧,水面倒映明月不即不离的跟在船舷一侧,温柔静默,仿佛母亲抚慰的脸、、、我俩忘记划桨,支颐坐船上,从流飘荡,默默俯仰这绝美故园景象。以致许多年后,我还能清晰记取那夜的天籁影像。
 
    东子是个很感性,也很诗情画意的人,他有什么感悟都要和我诉说,记得一个夏日,周末,我俩坐在庭院大柳树下闲谈,那时他在读初中,他指着飘拂的柳丝对我说:二哥,我昨天学了柳宗元《小石潭记》,你看,这不就是“青树翠蔓,蒙络摇缀,参差披拂。”吗,我略一沉思,呵呵一笑道:你以后不用看课文里翻译了,就在咱家这儿看看什么都明白了,他也莞尔一笑说:咱家房前那个芦塘环护的小池塘里可不就是“潭中鱼可百许头,皆若空游无所依”吗,对不对,二哥?看他得意的神态,我也被深深感染,陶醉。
 
    在我17岁时,由于父亲到外地工作,我们举家搬离那个小村落,我家老屋田园也一并卖给了东子家,行前那个晚上,东子陪我在坝上默默走了很久,偏偏那晚也是个月圆的秋夜,我俩趁着月色,趟过露水晶莹的茅草径来到大辽河畔,静静坐下,良久,东子轻轻向河边鞠一捧水对我说:喝一口吧,二哥,喝一口这映着家乡月亮的水吧。月是故乡明啊。我哽咽着,万千离愁涌向心头,重重的跪下双膝、、、
 
    1983年,我当兵去了青岛,一年后又辗转到了海南岛,这期间和东子频繁通信,告诉他外面世界的美好,他极羡慕,有回他在来信中说:二哥,自你离开家乡,我也很少去河岸了,那里也渐渐荒凉了,今年初,河畔那片望不到边的芦荡被村里有权势的人承包了,开垦成了水田,咱世代居住的村子也规划搬迁了,再也找不到我们童年时故园的景象了。读罢,心境无比悲凉,遥向远天,一声浩叹。
 
    春秋代序,流年似水,一晃又是几十年过去了,生的烦恼让我无瑕记住过去,挣扎着走到今天,渐渐的和老家的一切失去了联系,然午夜梦回悄然伧立中庭,无限过往电影似的一幕幕袭上心头:故里、田园、芦花、河月、东子、乡邻、、、我合十双手默默祈祷——愿故乡亲人安好!
 
    “吃饭吧,儿子”,母亲的招呼打断我思绪,我神情落寞走到桌前,百家乐破例把爸爸的老酒到了满满一杯,席间,又和二姨详细打听东子的境况,托她告诉他我的电话和住址,让他联系我,有难处找我,有时间能来我家看看,告诉他我很想他,告、、、,我自顾自的梦呓般嘀嘀咕咕,渐觉眉眼饧涩,我醉了,醉倒在乡愁里。